甄英莲 学者妙解红楼之通灵宝玉 发现八组真假对应关系

时间:2020-11-28来源:未知
甄英莲中新网1月22日电众所周知,“通灵宝玉”是贾宝玉脖子上戴的那块比命根子都重要的玉,上面还镌刻了这四个字。但谁能想到“通灵宝玉”也有真假之分,而且真假对应竟有八组之多呢?近日,学者汪宏华在与文化和影视界人士探讨经典改编时,对此做了深入浅出的解析,几乎将《红楼梦》中隐藏的多维叠合结构完全挖掘出来。他认为一部名著就好比是一片海,除了波光闪烁的表象以外,更有莫测高深、绚丽多彩的海底世界。这就需要学术

中新网1月22日电众所周知,“通灵宝玉”是贾宝玉脖子上戴的那块比命根子都重要的玉,上面还镌刻了这四个字。但谁能想到“通灵宝玉”也有真假之分,而且真假对应竟有八组之多呢?近日,学者汪宏华在与文化和影视界人士探讨经典改编时,对此做了深入浅出的解析,几乎将《红楼梦》中隐藏的多维叠合结构完全挖掘出来。他认为一部名著就好比是一片海,除了波光闪烁的表象以外,更有莫测高深、绚丽多彩的海底世界。这就需要学术支持,好的学术成果是经典改编的攻玉之石。

第一组:曹雪芹真实生活与文学虚构的对应

小说开篇,“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此处“真事”的含义之一就是曹雪芹的亲身经历,“梦幻”是他的假想发挥,而“通灵之说”则是两者的杂糅。这段话表明《石头记》与其它小说没有任何区别,也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反映生活的艺术创作。其虚构的特性也决定我们不能从《红楼梦》去打探曹雪芹的确切信息,就像在《家》、《春》、《秋》中找不到巴金一样。事实上也没有哪位作家希望读者用这种眼光看他的小说。

第二组:真事隐去与假语村言的对应

作者在以“通灵之说”取代“真事隐去”之后,紧接着又因“虽我未学,下笔无文”而借用“假语村言”。实际这里罗列的是该小说的四个创作过程:首先抽象构思,再口头讲述,继而提升为文章、学问,最后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写出来。所以“真”与“假”对应的是小说从腹稿(隐)到文稿(显)的渐变,真事并没有隐去,言语也并未落俗到假话或村话的程度。

第三组:甄士隐存天理(正)和贾雨村窃人欲(邪)的对应

两位儒生甄士隐和贾雨村同样都年已半百,膝下无儿,但他们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求子手段。心学儒士甄士隐坚持做正人君子,即便妻子已无生育能力也不纳妾。他认为,心诚加上冥想,就能获得西天神仙的赏赐。他的要求的还挺高,不但儿子要是“神瑛侍者”转世,还想提前预订一个多愁善感的儿媳——“绛珠仙子”。显然,这是脱离现实的白日梦,仅靠封氏这一过时的“硬件”是办不到的,更何况世风日下的社会大环境也已容不下这种温室爱情了。所以士隐与“通灵宝玉”(这里象征儿子)仅有一面之缘。

对于时学儒士贾雨村来说,功名才是头等大事。有了功名就有金银,就有女人,就有儿子。他千方百计勾引娇杏的目的甚至都是为了借她的媚眼膨胀自己的功名欲念,生子还在其次。所以在娇杏两回首之后,他便大发狂吟:“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所谓“通灵宝玉”在他眼里就是不择手段的主观意志,就是潜龙在望的自个儿。他后来果然就将《好了歌》中的四项人欲——名、利、色、子——依次攫取。只是像赌徒一样时兴时败。

在曹雪芹看来这两种人都过真或过假了,与人性严重背离。相对而言贾政居中一点,所以真正的“通灵宝玉”降生在他家了。

第四组:贾珠与贾环的对应

贾政是个与时俱进的机变、空壳儒士。先期倾向于心学、玄学,虽不如甄士隐有宿慧,但还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后又羡慕时学,非常仰慕贾雨村。贾政前半生也没比甄士隐幸运多少,大儿子贾珠得而复失,弱冠早逝。但他比甄士隐会拐弯,几乎在贾雨村纳娇杏生子的同时,他也纳赵姨娘生了贾环。而贾宝玉则正好出生在贾政真假嬗变的转折点上,故而三兄弟中贾珠秉赋正气,贾环秉赋邪气,贾宝玉正邪二气同赋。

我们知道,宝玉身边有四个主要的小姐及丫头——黛、钗、晴、袭。她们的气性也各不相同。晴雯气性最正,所以她的结局与贾珠一样是夭亡,她死后也成了与绛珠草同类的花神(珠、晴二人只是气性相同,没有直接关系)。薛宝钗气性最邪,她的结局无疑就是舍金玉良缘,就钗环佳配,与贾环成婚了(环儿后来也与雨村一样“雄飞高举”了,也一样是大起大落,害得宝钗“金簪雪里埋”。)此时,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对应的就是贾珠和晴雯;椟中之玉和奁内之钗对应的则是贾环和宝钗。

第五组:水溶与蒋玉菡的对应

第14回北静王水溶与宝玉是相见恨晚,此后两人便成了精神知己;第28回蒋玉菡与宝玉初次见面就情赠茜香罗汗巾子,后来还传出肉体同性恋的绯闻。这两种关系正好与黛玉、袭人对宝玉如初一辙。不仅如此,北静王还曾通过念珠和蓑衣两次与黛玉邂逅,蒋玉菡则凭“花气袭人知昼暖”与袭人产生过遥感。最后的结局顺理成章就是黛玉嫁北静王,她水做的骨肉最终溶进了这位贤王如水的怀抱;袭人嫁蒋玉菡,她的花气也最终将名驰天下的戏子琪官袭倒。

相比贾珠和贾环,北静王仅为偏正,蒋玉菡偏邪。黛玉、袭人也不如晴雯、宝钗极端,黛为偏正,袭为偏邪。此时,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对应的就是水溶和黛玉,椟中之玉和奁内之钗对应的就是玉菡和袭人。

第六组:普通胎儿与神灵投胎的对应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小说中频频出现的“一僧一道”是有真假之分的:大荒山的僧道是真僧道,但他们并没有什么法术。粗蠢石头之所以会变成鲜明美玉,只是意味着宝玉已从难看的胚胎长成了可爱的胎儿。也就是说,石头和玉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仅是宝玉胚胎和胎儿两个阶段的象征物。僧道的“幻术”或可理解为胎儿的生命力。

由于僧道有真假,所以“通灵宝玉”也就有了不同。贾宝玉的肉团之身是真“玉”,他出生时嘴里衔的则是假“玉”。这块玉实际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假僧道念血盆经时偷偷塞进了小宝玉的嘴里。为什么“一僧一道”要制造神仙投胎和金玉姻缘的假象呢?因为有人在背后支使。他们就是王夫人与薛姨妈两姊妹。

第七组:甄宝玉与贾宝玉的对应

甄宝玉和贾宝玉最主要的真假差别就是一个出生时只有赤裸莹洁的肉身——真宝玉,另一个嘴里附带了一块玉——假宝玉。其它气性和成长经历都没多大差别,甄宝玉稍许年长,甄家稍许繁盛,也早一些被抄查(第75回)。

甄宝玉最后的结局是写作《石头记》,即成了小说的虚拟作者。所谓“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就是指甄宝玉将自己的真事隐去,主要写了传闻中的贾宝玉的故事。(虚拟作者不止他一人,后文详解。)小说设置这组真假对应关系的用意有两点:一是说明像贾宝玉这种意识逐步自觉的少年在当时不是个别现象,已经普遍存在了;二是希望通过他俩的镜面互照效应启迪更多新思维,产生更多新人类。

第八组:甄英莲与贾宝玉的对应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第62回贾宝玉在一次偶然的游戏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它不是前世虚空的木石前盟,不是今生世俗的金玉良缘,甚至也不是能够白首偕老的阴阳麒麟。在爱情和婚姻上,宝玉是不愿接受任何先天或后天的宿命安排的,他要从零开始去寻找和培植人世间最纯粹最完美的爱情。所以他后来一直在耐心地等待自己亲手种下的夫妻蕙与并蒂菱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多年之后,他终于心想事成,与香菱结为夫妻,还合作完成了自传体小说——《石头记》。甄英莲几经改名之后,最终改定为“甄通灵”。原来这一对情人才是“通灵宝玉”之完璧,才是“红楼”之梦幻组合。

再来看——“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此时这段话的含义就是:作者贾宝玉原本不了解甄士隐的事,是听了他妻子甄通灵的讲述后才写成的。小说为什么在甄宝玉之后还要设贾宝玉和甄通灵这两位虚拟作者呢?原因是:1、以倒叙的方式表明主人公的结局。2、表明写作《红楼梦》是曹雪芹无悔的选择。他甚至希望心目中的理想人物也都来从事这项激动人心的事业。3、表明贾宝玉和甄通灵的爱情是世上最有亲和力,最有创造力的爱情——二人能合作写成空前巨著《红楼梦》就是明证。这样的爱情的确值得我们千年等一回!

汪宏华认为除了上述八组真假矛盾之外,还能找到比如柳湘莲与秦钟的对应,只是与“通灵宝玉”的关联度下降了。汪宏华最后谈到,我们的电影、电视剧与其一次次不求甚解将小说视频化,还不如换些角度,比如从“通灵宝玉”切题就将带给观众更加立体更加清晰的《红楼梦》。

责编:刘立

上一篇:星球大战8 星球大战8卢克是时候说再见下一篇:火星冲日 2018年五大行星轮番冲日 火星迎来大冲值得期待

热门tag